地区:北京
总站 北京 上海 重庆 厦门 白银 临夏 毕节 唐山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双峰县西亨冲王毛村村干部欺乡霸邻,村民有家不能回有房不能住
[ 编辑:海啸 | 时间:2018-07-12 17:26:18 | 浏览:478次 | 来源:红网-百姓呼声 ]


村干部横行乡里,欺乡霸邻,村民有家不能回、有房没法住;当地政府置民生于不顾,歪曲事实,欺下瞒上极力袒护村霸

官官相护何时了?黑幕有多少?

尊敬各级领导:

我们系双峰县杏子铺镇西亨冲王毛村村民,现就我村村干部曹夕文横行乡里,欺乡霸邻,将猪场建在别人家门口、霸占水塘、严重污染环境和饮用水源,严重影响村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对受害群众的健康和生存构成威胁,杏子铺镇部分镇干部置村民生死于不顾,欺下瞒上充当地方恶势力的保护伞等问题进行举报,请求相关部门对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及之前流传的利用养猪场虚报项目违规套取和瓜分国家资金的问题予以详查。同时,请求政府为民做主,将我村村干部曹夕文横行乡里、称霸一方的恶行予以制止,将其严重威胁村民生存的养猪场予以强制拆除。

第一部分:事件起因

早在十余年前,我村村民曹夕文不顾周围群众反对,在远离他自家的村民集中区(他家责任田上)搭建了猪场。因其在当地非常强势,且当时猪场规模不大,影响有限,周围村民也无可奈何。在此后的十余年里,猪场规模不断扩大,以致周围村民完全无法正常生活。自2017年10月以来,我们就猪场严重污染环境及饮用水源的问题多次向镇、县两级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投诉和反映情况。双峰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根据该猪场的实际情况将其列入了2017年应予关停拆除的“退养”范围。然而时至今日,该猪场仍旧照常运行。本已列入“退养”的猪场莫名变成了名正言顺的在“适养区”。作为直接处理此事的镇干部置民生于不顾,极力袒护作为村干部的猪场老板曹夕文,歪曲事实,向上级部门虚假汇报:猪场对当地村民未构成任何影响,是因为有村民看到曹夕文家养猪发了财眼红而引发的投诉。我们作为普通的弱势农民,饮水和用水困难、生存和健康受到严重威胁,有家没法住,面对地霸和当地强权政府,人微言轻,竟是如此的无助!

第二部分:为什么说曹夕文横行乡里,欺乡霸邻?

一、村干部将猪场建在别人家家门口,猪场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和影响非常严重,周边村民完全无法正常生活。而曹夕文只顾个人利益,不顾他人生死!猪场祸害周围村民10余年仍不肯拆除。

养猪场老板曹夕文家位于猪场对面约200米左右的山边,基本不受影响;生活在猪场内的我们则根本无法正常居住,健康也受到严重威胁。猪场规模较大,占地千余平方米,高峰时存栏数约400-500头,且猪场建在村民家门口,位于村民曹长求、曹燎家大门的正前方不足10米,几乎是人畜共居,造成多重污染:

1、环境污染。猪场周围臭气熏天、蚊虫肆虐。猪场离位于曹长求、曹燎家大门正前方不足10米离李桂初、李晓明、李冬乔家也不超过20米。猪场排泄物露天横流、恶臭难闻。到了夏季更是蚊虫肆虐,防不胜防。毫不夸张地说,张口就有蚊虫飞进嘴里,更别说饭菜被蚊虫爬咬,居民被蚊虫叮咬。更甚者,对于病死猪、治疗病猪的废弃药水药罐,曹夕文就直接丢弃在猪场附近他人山地里,这样的生化污染给周围村民的健康安全带来极大隐患;

2、水源污染,猪抢人水,水资源严重短缺。一方面饮用水被严重污染,另一方面,养猪场大量取水喂猪到致水资源严重短缺。猪场排出来的黑色臭水,直接排向下面的农田小溪流入下游水库;污水的下游有多处是村民的水井,水井的水根本无法饮用,村民向地势高的山上取水,一到秋冬干旱季节,水资源严重不足,导致区域内村民饮水用水异常艰难,生存受到严重威胁。

3、噪音污染。白天猪叫声不绝于耳,晚上猪叫声更是让人狂躁,无法入睡。还有用于加工饲料的粉碎机工作起来噪音很大、灰尘飞扬,离猪场不足10米的村民曹长求犯有心脏病,一到粉碎机工作的时间心脏就根本受不了,晚上猪叫声也让他烦躁不安,整夜难眠。所以实在无法在家居住下去。

二、曹夕文霸占水塘、填埋老水井、曾阻止村民打井。李桂初家屋边有一老水塘,水塘里角有一水井,旁边几户村民祖辈世代的生活饮用水都是依赖这水塘和水井。曹夕文家承包的责任田属于该水塘管辖灌溉范围,他将猪场建在该片责任田上,一直扬言这水塘是他家的(他家不住在附近),用猪粪把位于水塘里角的水井填埋,将水塘边通往水井的道路废掉,长期将大量鸭子养在水塘,多次阻止水塘边村民生活用水(几年前李小明结婚办酒席,当初水塘的水还没被严重污染,有帮忙做事的人到水塘里洗菜被阻止;2016年底李桂初家改建厨房,想从住宅旁边的水塘取水和灰被阻止,把瓷板放池塘泡水也被强行捞出),说水塘是他家的,里面的水是他家喂猪用的。因世代水井被废,水塘里的水也不准用,到远处取水不便,在2012年的时候,村民李桂初、李梅初等准备在位于之前老水井上方的自家责任地里打一口水井,曹夕文父子几次到现场阻止施工,理由是:“你的井打在我家水塘的上方,把上面浸透下来的水给截住了,到时我家喂猪的水就不够了........”后来事情闹到双峰县水利局,在水利局的支持下才把井打好。作为村干部的曹夕文这霸道这强势是不是要将人赶尽杀绝呢!

三、曹夕文在别人住宅附近散养了大量的鸡鸭扰民。他家虽然住在离猪场大约200米左右的对面山边,但是他在猪场附近及猪场附近水塘里大量散养鸡鸭,严重影响到周围村民的正常生活。村民多次与之沟通无果,表现非常强势。

四、恶意冲犯民俗。曹夕文家在猪场养了一条狗,某日,年近八旬的村民李冬乔看见曹夕文家的狗叼着一个小动物样的东西在屋前经过,便与老伴提醒了一句:“曹夕文家的狗是不是叼了一只鸡?你去看看家里的鸡都在不?”下午,曹夕文老婆舒小平知道此事后拎着一头病死的小猪仔来到李冬乔家新宅(新房建好还未过火)找麻烦,说“今天我家的狗叼的是我家的死猪崽,你给我看清楚好了!”把死猪送到别人的新宅里,这在我们当地实在是非常犯冲、晦气的事。作为村干部的曹夕文一家在当地恣意横行,任意妄为,由此可见一斑。

五、对投诉举报他的村民进行威胁。曹夕文家属在外扬言:“告状想撤我猪场的人,也不看看自己是谁!”、“镇干部都是我们家的朋友、这么多年我家的饭和钱财也不可能是白吃白送的”、“环保局局长是我家老公的同学(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级环保局长)”、“告状的人我会一个个找他们算账的”、“我每个花五十万压死他们”.......

第三部分:为什么说杏子铺镇政府及相关部门部分干部与曹夕文官官相护,充当其保护伞?

一、杏子铺镇政府及相关部门隐瞒谎报事实真相,将本已列为“退养”拆除的猪场演变成“适养”区。自2017年10月份以来,我们就猪场严重污染环境及饮用水源的问题多次向镇、县两级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投诉和反映情况。双峰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根据该猪场的实际情况将其列入了2017年应予关停拆除的“退养”范围,并要求在2017年年底前予以强制拆除。2017年11月的某天,我们几位受害村民代表再次去双峰县信访局、环保局、畜牧局了了解情况,当初得到的答复是:曹夕文家猪场已列入杏子铺镇强行关闭拆除的二十八家猪场的范畴,已通知到了杏子铺镇,你们直接去镇里就行了。当即我们返回到杏子铺镇,负责接待我们的镇干部刘卫贤也非常明确的告诉我们:“曹夕文家猪场在拆除名单内(还把表格拿给我们看了),政府将按相关标准对曹夕文给与补贴,你们先回家好了,我们将通知曹夕文夫妇今天下午来镇上开会,明天上午我们就会来现场督促,在年底之前一定会处置完毕的。”当初我们满心欢喜回家了!结果呢,还没到约好的第二天也就是当天下午,刘卫贤等几位镇干部就来了,对我们说:现曹夕文夫妻不同意拆猪场,我们也没办法,我们是没有权利来强制拆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受害村民代表多少次找镇里和县信访局、畜牧局、环保局投诉反映情况,最后得到的答复是:该猪场属于“适养”范围,不会拆除,只会要求他整改。我们傻眼了,本已列为“退养”的猪场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演变成“适养”区了呢?经了解,是杏子铺镇会同双峰县环保局、畜牧局调查研究认为:“该猪场对当地村民未构成任何影响,是因为有村民看到曹夕文家养猪发了财眼红而引发的投诉,纯属邻里矛盾,不能因为邻里矛盾就将猪场拆除......”于是就将本已列为“退养”猪场的猪场改成了“适养”!人畜共居,严重威胁周边及下游村民生存的养猪场竟然被说成对村民没有任何影响!对受害村民的投诉定义为邻里矛盾、是因为眼红他发了财!杏子铺镇干部置村民生存于不顾,还如此颠倒黑白,欺下瞒上,为保全一个人的非正当利益而不择手段,实属法理难容。从“退养”到“适养”,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暗箱操作?

二、在我们无数次投诉反映的过程中,我们得到的无外乎以下的劝说、质问甚至威胁:

1、拆除猪场没有法律依据,现在只要曹夕文自己不愿意拆除,不管是镇上、畜牧局还是环保局,谁都没有权利来强制拆除。试问:强制拆除猪场真的没有法律依据吗?

《环境影响评价法》规定:“畜禽舍应在居民区下风向,并远离居民区至少500米。一、《村镇规划卫生标准》(GB18055-2012)中养殖规模在500-1000头以上的养殖场卫生防护距离应为200至800m。”该猪场建在人口密集区,离住户不过10米呀!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六条“国家支持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建设畜禽粪便、废水的综合利用或者无害化处理设施。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应当保证其畜禽粪便、废水的综合利用或者无害化处理设施正常运转,保证污水达标排放,防止污染水环境。”“第七章第八十条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其他依照本法规定行使监督管理权的部门,不依法作出行政许可或者办理批准文件的,发现违法行为或者接到对违法行为的举报后不予查处的,或者有其他未依照本法规定履行职责的行为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该猪场设施极为简陋,恶臭难闻、苍蝇蚊子肆虐、粪便污水横流,触目惊心!这些污水经过池塘小河及沿路水井直接排入到水库,沿途池塘河流和水库的水全都呈黑色,连位于下游500米以外的水都是臭气天难道你们就真的见不到闻不到吗?况且这猪场有正规的审批手续吗?

《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国务院令第643号)》第二十三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应当依据职责对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并加强对畜禽养殖环境污染的监测。乡镇人民政府、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发现畜禽养殖环境污染行为的,应当及时制止和报告。”你们制止了吗?报告了吗?你们报告的是该猪场对村民未构成任何影响呀!

《湖南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第十六条“【乡镇、村饮用水水源保护总体规定】乡(镇)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明确山塘、沟渠、井(泉)水等饮用水水源的保护范围,并设定地理界标和警示标志。第二十三条【乡镇、村饮用水水源保护】乡(镇)、村饮用水水源保护范围内禁止下列行为:(一)设置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第三十九条【污染乡(镇)、村水源法律责任】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在乡(镇)、村饮用水水源保护范围内有下列行为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一)设置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的,由县级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并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拆除或者关闭”为加大对农村饮用水水源的保护力度,《加强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二次审议稿》明确和细化了污染乡(镇)、村水源的法律责任。“在乡(镇)、村饮用水水源保护范围内,设置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的,拟由县级环保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责令拆除或者关闭”你们责令停止了吗?按标准处罚到位了吗?

你们口口声声说要求他整改,2017年上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来督查的时候,你们有要求整改了吧?可结果呢!从去年10月份我们正式向你们投诉以来,你们也要求整改了吧?而实际情况呢(附现场照片还有环保协会的现场调查材料)!你们如此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还想欺下瞒上到什么时候呢?

中央报告中强调的关于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乡村建设的精神你们领会和落实了吗?最新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也将生态文明建设写入了宪法呀。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保护生态环境是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责任。明确了地方各级政府对本行政区生态环境质量负总责。难道你们真的连自己的职责都不明白吗?是不学习领会中央精神还是公然抗拒中央政策呢?到底是没有法律依据还是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呢?

2、猪场都存在十多年了,你们以前不投诉就当默认它的存在了,十多年都养过来了,怎么现在就不能养了呢!你们就不看看这十多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呢!

曹夕文认为猪场所建位置为他自家的责任田,谁都没权利阻止他,况且前些年国家对环境污染和民生问题也没有这么重视,我们惹不起的就只好躲了,住在猪场旁边的曹长求、李冬乔、李桂初几家因无法忍受相继住进了远在外地的子女家,曹长求家儿子找对象的时候,女方家的要求是“要么让猪场搬走、要么就在外面买房,反正不能住到那个猪栏里去”,此后的日子里,他们一直在长沙等地四处打工租房,其儿媳妇果真从不敢来家里住,曹长求夫妇因家里实在无法居住也和儿子儿媳挤住出租屋多年。

3、你们这些年都住儿女家去了,那以后就都住外地的儿女家不是挺好吗?你们也不想想,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呀!

现在我们年事已高,在外诸多不便,只想落叶归根呢。还有年轻的一代在外奔波流浪多年也想回老家安居乐业,加上现在国家对生态环保的高度重视,也号召年轻一代回家建设美丽乡村,让我们看到了回家的希望,你们就这样置国家关于生态环保民生等相关政策法律法规于不顾,让我们继续有家不能回有房没法住吗?

4、有些村民是同意他的猪场存在的,不能你们说拆就得拆,不能光为了你们的利益不顾曹夕文的利益。对别人不构成影响,别人肯定同意它存在呀,我们还同意美国的飞机去侵占日本的领空呢!

5、曹夕文一家有四代人要生活呀,他就靠这个猪场维持生计,拆了就没有收入来源了。难道你们认为为了因为曹夕文是村干部,为了他一家的利益就可以置其他村民的生存于不顾吗?

我国《宪法》第51条规定了公民应当合法地行使权利,不得损害他人的合法权利。通过这条对于公民行使权利与自由限度的规定,即任何人在行使其权利、自由和获取利益时,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权利。该规定包含了一个对于环境保护的要求,不得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他人和公共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和破坏,影响他人的生活环境呀。

6、更有以朱钢铁为代表的镇干部威胁投诉村民:猪场这么多年了,你们是看到曹夕文养猪发了财眼红就到处投诉吧,那是没用!你们不要再到处告了!只要我们镇里不赞成拆,你们告到哪里都没用!......

余不一一。字字句句,逻辑极其可笑,这是人民的公仆应该有的措辞?有你们如此竭力的袒护,才有曹夕文的这般的肆无忌惮!请问这些干部,你得了他多少好处?你们是否如外界所传言的每年都通过他的这个养猪场虚报套取国家资金共同瓜分?否则何以至此?!

三、镇政府个别干部将村民举报详情全盘反馈给曹夕文(何其讨好于他),让其对举报村民或威胁或利诱“逐一击破”。

四、曹夕文当选村干部,根本不是民意所向。17年的村干部选举曹夕文本是落选了的,据说后来是由镇政府直接指定担任村干部,后来曹夕文家属在外扬言:“这村干部选上得搞、不选上也得搞,就要搞给这些人看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权力和利益交换?

以上情况,无不说明部分镇干部玩忽职守,充当地方恶势力和违规猪场的保护伞,歪曲事实置村民生存于不顾,欺上瞒下,官官相护,与曹夕文沆瀣一气。

自古民告官难,在这条争取我们正常生存环境的路上,我们走得非常艰难。从去年10月份至今已近半年时间,为了生存,我们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往返在到政府相关部门投诉反映情况的路上。我们大多是六七十多岁的人了,因地处偏僻山区,交通不便,常常天未亮就摸黑出发,天黑了才能回到家。我们也记不清打过多少次12345,12369投诉电话。然而,所有的呼声都被镇政府一句“村民看到曹夕文家养猪发了财眼红而引发的投诉”敷衍了事。我们已经心力交瘁!但是,求生的本能让我们不得不坚持下去!

以上,我们再次陈述和反映事实,呼吁上级政府部门督促杏子铺镇政府担当起父母官的职责,不要因为个别渎职干部“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避免在政府的庇护下,滋生横行乡里的“土霸王”。还村民一个干净、清新、环保的自然环境和一个和谐、友善、文明的人文环境。

双峰县杏子铺镇西亨冲王毛村受害村民代表

2018年7月11日

上一篇: 关于双牌县卫生计生委执法监督局要求我办检测报告单一事
下一篇: 会同网友两任妻子三个孩子,上户要罚款六千多开除党籍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实名投诉更多>>
  • 小宝金融会越来越好,司马的黑子滚一边去吧!

    平台名称: 小宝金融 平台网址: https://www.babymoney.cn/ 曝光原因: 小宝金融不是谁都可以黑的! 小宝的标都是真实的,这已经是投资人现场确认过的了。不知道恶意中伤的人是什么心理,现在市场环境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小宝还是把投资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作为投资人都很相信小宝! 3.png (161.74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8-7-20 08:44..

    浏览量:297次发布时间:2018-07-20
  • ·小宝金融会越来越好,司马的黑子滚一边去吧!
  • ·永利宝跑路,抓住罪魁祸首余刚!!!
  • ·永利宝跑路,抓住罪魁祸首余刚!!!
  • ·深圳合时代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振业担保有限公司联合公告
  • ·深圳合时代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振业担保有限公司联合公告
  • ·小宝金融,良心平台!为什么要黑他!
  • ·小宝金融,良心平台!为什么要黑他!
  • ·智融会20180315a逾期第5个工作日了